【Dinosaur Journal 現場】ADEPT Live in Hong Kong

【Dinosaur Journal 現場】ADEPT Live in Hong Kong

366
SHARE

照片來源:Dinosaur Journal
照片來源:Dinosaur Journal
照片來源:Dinosaur Journal
照片來源:Dinosaur Journal

只出版過三張專輯的瑞典樂團 Adept 在組成十一年後首次到訪,誓以精心雕琢的後硬核音樂征服香港。他們的歌曲以柔合重型硬核及情感元素見稱,仿彿是美國二千年後硬核潮流的延續。

照片來源:Dinosaur Journal
照片來源:Dinosaur Journal
照片來源:Dinosaur Journal
照片來源:Dinosaur Journal

即使後硬核近年逐漸被 Metalcore 及其衍生音樂類別如 deathcore 和 electrnicore 等取代,有些樂隊仍盡力推廣這個文化,希望能把它的火炬帶到下一個時代,其中瑞典搖滾樂團 Adept 就是一個好例子。他們於 2004 年組成,憑著充滿活力的現場演出漸漸獲得注意。在這個溫暖的春天晚上,他們以不可抗拒的力量(和無盡的啤酒)進佔香港舞台。

照片來源:Dinosaur Journal
照片來源:Dinosaur Journal
照片來源:Dinosaur Journal
照片來源:Dinosaur Journal

才剛步上台板,Adept 便手持冰冷的啤酒向樂迷問好,聊了一會兒便打破大家的隔膜。演出正式開始,樂隊旋即以激烈彈跳動作把觀眾帶入高速 headbang 模式。說到舞台表現,各成員就像一直插電源般,無論歌曲節奏是激昂或是平穩,他們總喜歡淩空展現身手。樂團跳得越高,樂迷越盡力搖頭和應。

照片來源:Dinosaur Journal
照片來源:Dinosaur Journal

Adept 在演出中後段終於作了個小休,並再次灌下啤酒充電。觀眾高呼希望可以分享一口,主唱 Robert Ljung 立即給叫喊得最響亮的樂迷遞上一整罐。他又誠懇地表示:「從前我們與一些朋友在(吉他手) Jerry 家的後院來練習。現在我們沒有朋友,但多了一個樂隊!」當表演再次開始,人群又回復到瘋狂狀態,氣氛在Adept 奏起其突破單曲〈At Least Give Me My Dreams Back〉、〈You Negligent Whore!〉時達到頂點。

照片來源:Dinosaur Journal
照片來源:Dinosaur Journal
照片來源:Dinosaur Journal
照片來源:Dinosaur Journal

後硬核曾經是年青搖滾音樂圈中最輝煌的流派之一。然而,你仍然可以透過如 Adept 般充滿雄心壯志的年輕樂隊嘗到當年的黃金時期。相信一眾後硬核追隨者也得等到下個文化循環週期,才能把歌唱吼腔的韻律和節奏鮮明的 breakdown 帶回來。

本文刊載自:Dinosaur Journal

Dinosaur Journal 官方粉絲頁:Dinosaur Journal: The Music Magazine

SHARE
Previous articleRide 二十年來首場回歸表演
Next article【Dinosaur Journal 現場】WARBRINGER Live in Hong Kong
Dinosuar Journal 是來自香港的搖滾樂採訪團隊,足跡踏遍世界各地,並且網羅許多海外的大型演唱會與音樂祭。RoxyRocker 對於可以與香港的 Dinosuar Journal 這個致力於推動搖滾音樂現場的團隊合作,備感榮幸與驕傲;雙方都是期待在搖滾樂的領域開拓展新局面的團隊,而且 Dinosaur Journal 對於現場演出的採訪報導真的是不遺餘力,相信 RoxyRocker 與 Dinosaur Journal 的合作,將會是香港與台灣搖滾樂迷的一大福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