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nosaur Journal 現場】獨家專訪 DIESEAR 烙印之日-熾焰金屬夢與實

【Dinosaur Journal 現場】獨家專訪 DIESEAR 烙印之日-熾焰金屬夢與實

760
SHARE

照片來源:Dinosaur Journal
照片來源:Dinosaur Journal

「我們保持了當時最純粹的想法 — 追逐夢想並讓它成為理想。」

自 2007 年成軍後,台灣最優秀的旋律死亡金屬樂隊之一 Diesear 烙印之日不斷作出突破。與世界級樂團如 Children of Bodom 同台演出,前往此金屬流派發源地之一芬蘭作表演,成立自己唱片公司美特拉音樂等……他們視挑戰為激勵,獨立身分為創作自由。我們跟樂隊作了個詳盡專訪,討論了 Diesear 的音樂理念,給年輕樂隊建議的和追逐夢想的點滴。

(DJ: Dinosaur Journal、D:  (Sui, Chris-J, KURENAI, Amo)

DJ: Diesear 作為台灣的旋律死亡金屬先鋒,為什麼在最初會選擇這種風格作為表達你們藝術的主要渠道?

D: DIESEAR 在草創時期時候,我們不斷嘗試了眾多極限金屬風格,但是許多金屬樂風總是無法滿足我們的創作想法,有些樂風過於激進有些過於主流,最後 MELODIC DEATH METAL 那凶暴與優美並存的音樂特質最能表達情感上的那份感動,能不時表現強硬的一面,又能轉換到最深成的那份華麗淒美存的音樂特質深深吸引我們,所以選擇這種樂風。

DJ: Diesear 也是 Meteora 唱片公司背後的主腦,你能告訴我們更多關於它的背景和宗旨?對於你們來說,身為樂隊和管理唱片公司之間心態上有何區別?

D: 關於這點,其實最簡單的說就是我們保持了當時最純粹的想法追逐夢想並讓它成為理想,在台灣重金屬音樂市場的發展相較於西方國家來的緩慢,當開設了 METEORA RORECORDS 後,因為同樣身為樂手更能體會其它樂團在這條路上的艱辛,所以只要能力所及,我們都願意全力協助。我們不斷的培養新一代的音樂人才,並給予他們最正確的觀念去追逐夢想,而也在這一路上慢慢的我們也看到了台灣重金屬市場的一些改變,這也是最欣慰的一部分。

至於玩樂隊以及管理公司這點,我想是非常好的一個問題,經營樂團以及管理公司在許多人認知上是為一體的,但其實不盡然,樂團本質上是創造與新生,是一種完全藝術性的概念,它可以很自由自在無拘無束的;而經營公司本質上是商業與現實,與樂團的本質是不盡相同,而DIESEAR的團員們也在這些年當中領悟並成長,並且我們也已經理解到創造音樂的本質不該被商業所包錮並堅持這個信念,簡單來說一個是夢想,一個是現實。

照片來源:Dinosaur Journal
照片來源:Dinosaur Journal

DJ: 以歌詞來說,Diesear 主要圍繞什麼議題?現實生活中的情感思緒或是虛構的故事?

D: Diesear 的歌詞中,以自身的經歷經驗為創作主軸,不斷的以隱喻及抽象的方式,去表達出人性正反面向的議題,而都是我們所注意到充斥在每個人生活周遭中,一些人性心靈深層面的概念。

DJ: 很多人視音樂為玩意,你們又何時決定以音樂作為職業?

D-Sui: 其實這一直是我一開始就下定決心的事情,只是多年來也沒有再去思考它,而它一步一步的就自然而然發生。

D-KURENAI: 把它當作是玩樂的話,我想沒辦法做好這件事,走上這條路我想自然而然就發生了,並沒有哪時說下定決心走職業這條路。

D-Chris-J: 與其說是職業,不如說它是志業,因為談到職業不免就會牽扯到金錢元素,我們想撇開這些元素,去創作我們想要的音樂。

D-Amo: 音樂就像是生命的一部份,不可缺少,所有情緒情感都能在音樂中感受。

照片來源:Dinosaur Journal
照片來源:Dinosaur Journal

DJ: 相比其他極端金屬曲風,旋律死亡金屬相對注重情感元素。那麼哪一種情感最能觸動你的神經,驅使你想把它全部注入你的音樂?

D: 在 DIESEAR 的創作部分,我們喜歡以慟哭帶有悲傷的情感去融入激進的節奏,創造出北歐國家冷冽帶有黑暗氛圍卻擁有亞洲音樂中熱血沸騰的音樂性。

DJ: 在獨立路途上不少樂隊有很多掙扎,現時 Diesear 已成功獲得世界上不同國籍的樂迷留意,那你們對為年輕樂隊有什麼建議?

D-Sui: 我認為一旦下定決心要做音樂,就要不後悔的盡到自己百分之一百的努力,不要因為現實或是環境的問題讓自己找到一個理由而去放棄。保持最原始當初想玩音樂的衝動,並且不要讓它變質了,剩下就是無止盡的創作以及增強實力,因為它永遠都不夠。

D-KURENAI: 堅持己見,認真經營,這條路絕對比你想像中的困難。

D-Amo:  堅持自己的夢想,不要放棄,做到最後一刻,別忘了當初的那份熱情。

D-Chris-J: 別把這件事當作是玩樂或是一件很簡單的事,因為路上的荊棘一定遠比你們想像中的多。

照片來源:Dinosaur Journal

DJ: Diesear 的形象帶點日本視覺系樂隊的感覺,背後有沒有特別的原因?

D: 因為吉他手 Sui 與主唱 KURENAI 是以玩日系音樂長大出身的樂手,當時在台灣,日本視覺系音樂曾經盛行一段時間,但很快的我們開始對於此音樂型態感受到拘束感,因此現在的 DIESEAR 雖然是個重金屬樂團,但是或多或少都藏有著我們當初所喜愛的元素。

DJ: 很多出色的亞洲樂團和唱作人都會把文化融入自己的音樂中。請問你們的文化影響又怎樣影響你的創意?

D: 基本上我們的編曲概念並不會先用所謂的文化特色去訂出既定框架,而反之,我們是以自身所感受的事物和當下情感情緒結合出演奏的旋律去完成我們的歌曲,“Ashes of The Dawn”的專輯就是在此概念之下所完成的作品,並不以任何所謂的元素去侷限 DIESEAR 的歌曲,因為當時我們最想做的就是“Pure melodic death metal”並認為最純粹的音樂往往能夠打動樂迷更深。

照片來源:Dinosaur Journal
照片來源:Dinosaur Journal

DJ: 你們曾經在芬蘭 Tuska Heavy Metal Festival 等大型音樂節演出,如果你可以與任何樂隊同台演出,第一個出現在你腦海是什麼名字?

D-Sui:  (1982年的 Ozzy with Randy Rhoads) 1982Randy 逝世,假設能有幸同台一次的話,應該死而無憾,因為 Randy 是影響我彈重金屬風格的一大關鍵。

D-Chris-J: Metallica!

D-KURENAI: In Flames!畢竟他們是我們早期最喜歡的樂團。

D-Amo: SLIPKNOT , 因為是第一個接觸的金屬團,所以影響深遠。

DJ: 最後一個問題也是較輕鬆的一個曾經與Diesear一起巡演的 Children of Bodom 稱他們的追隨者為“Hate Crew”,如果你要為你的死忠樂迷選擇一個名字,那會是什麼?

D-Sui: “martyr”

D-Chris-J: “martyr”

D-KURENAI: “victim”

D-Amo: Handsome…

本文刊載自:Dinosaur Journal

Dinosaur Journal 官方粉絲頁:Dinosaur Journal: The Music Magaz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