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nosaur Journal 現場】獨家專訪 In Each Hand A Cutlass-後搖海盜

【Dinosaur Journal 現場】獨家專訪 In Each Hand A Cutlass-後搖海盜

227
SHARE

IEHAC_2012_credit_Little_Ong
照片來源:Dinosaur Journal
The_Kraken_2000px
照片來源:Dinosaur Journal

若果一張照片勝過千言萬語,那麼一首歌曲能夠點燃上千種情緒可能更貼切。曾在 2013 年來港於 Hidden Agenda 演出的新加坡器樂後搖滾 / 前衛搖滾超級組合 In Each Hand A Cutlass(IEHAC) 就是那些能夠觸動你的靈魂,用最純粹的音樂基底和器樂互動來引發你想像力的音樂人。藉着他們發布新專輯 《The Kraken (海怪)》的機會,我們與樂團進行了一個獨家專訪,細說與海怪在巨浪中冒險的點滴。

In Each Hand A Cutlass 是 Daniel Sassoon(吉他),Amanda Ling(鍵盤),Nelson Tan(貝斯),Jordan Cheng(鼓)和 Sujin Thomas(吉他)。

DJ:當我們第一次聽到 In Each Hand A Cutlass 便立即被你的樂隊名字吸引。可否跟我們分享命名背後的故事嗎?

Daniel:官方版本是… 當樂隊組成時我對海盜非常著迷。我經常説笑唯一比在激烈戰鬥中揮舞著彎刀的海盜更可怕只有手持是海盜有兩個彎刀(即 cutlass)!因為我決定離開以前的大路流行搖滾世界,進入現在 In Each Hand A Cutlass 這個基本上無音樂領域限制的團隊,我們可以自由地創作和挑戰自我,所以當時希望想出一個名字來反映這個大無畏精神。而非官方版本是…它令我們感到擠身於如 Explosions In The Sky、Godspeed You! Black Emperor 和 If These Trees Could Talk 等同樣以多個單詞組成的好樂隊的行列中哈哈。

 

band1
照片來源:Dinosaur Journal

===================
DJ:你們喜愛的樂隊非常廣闊 – 從硬核龐克傳奇 Fugazi、金屬巨頭 Opeth 到後搖精英如 This Will Destroy You 等。那麼這些不同的樂團對 In Each Hand A Cutlass 的音樂有何影響?

Daniel:這些樂團均以不妥協的態度創作出引人入勝的精彩音樂,成為當中的表表者。時至今天,Fugazi 仍然是我看過最好的現場表演樂隊之一。我不會視音樂流派為一個障礙或零和遊戲——相反音樂是一個整體,只要是有質素的音樂,我們就會聆聽。作為一個音樂人,我認為最好的成長方式是保持開放的心態,傾聽一切不同的,即使你可能要離開自己的舒適區。

0004921667_10
照片來源:Dinosaur Journal

===================
DJ:恭喜你們的《The Kraken (海怪)》新專輯終於正式發售。此專輯在似乎在創作方向上參考了某些神話主題。你能告訴我們更多關於它的創作理念嗎?

Jordan:我們是乘風破浪以音樂追捕神秘怪物的海盜!《The Kraken (海怪)》的曲目正正反映和記錄了這場史詩般的冒險!把戰鬥場面到結尾一一以音樂表現出來。

Sujin:其實我們沒特別選擇一個神秘的主題,只是在創作過程中順其自然出現的意念。歌曲標題大部分靈感來自音樂、書本、甚至紀錄片,十分廣泛。

11051839_919573821427517_3789919436610651405_n
照片來源:Dinosaur Journal

===================
DJ:我們試聽了這張專輯,意景相當迷人。它的起伏抑揚,就似把封套設計上的海怪圖像形象化。我們很好奇你的創作過程中,究竟是音樂作品還是藝術構想首先出現?

Sujin:對我們來說,它主要是建基在音樂上,通常在撰寫歌曲時,主題亦會隨之而來。我們會盡量把整個專輯的聲音塑造成同一氛圍。在 《The Kraken》 中,大多數曲目都會以某種形式去敍述神話題材。若你細心聆聽,你會發現各首歌曲的節奏和結構均反映了這點。

Amanda:兩種方式也會有可能的,但大多時以音樂為先。音樂先行使我們在編曲上有更多空間去實驗各種器。例如當受到某電影場景的啟發,我們會幻想另一個場景出來並用它作為音樂創作靈感,有清晰的方向後,歌曲也就開始成初型了。

11155141_920595587992007_5555438557481356919_o
照片來源:Dinosaur Journal

===================
DJ:你最喜歡專輯中哪首歌曲?有甚麼特別原因?

Jordan:〈The Kraken(海怪)〉!作為一個音樂人,要在現場演奏這曲是個非常大的挑戰,同時也是超級有趣的過程!整個製作過程可以說是我們在音樂道路上曾經編寫過最艱難、最複雜的歌曲之一,所以我為它而自豪!在應對節奏變化和確保演出準繩度時令我感到以一雙鼓棍與海怪作戰似的,哈哈!

Sujin:〈Overture (序曲)〉。它以複雜和較重型的節奏起首,而氣勢一直維持在頂峯直至完結。在現場演奏出來更帶來無窮歡樂。

Amanda:整張《The Kraken 》,總之是它的每個部份!這是我們第一次編寫這樣長篇的歌曲 — 重複篩選材料,最後把各部分拼湊起來,使樂迷聽起來不會覺枯燥和重複,是個長達多年的創作過程。我們從沒想過要憑着這專輯成為巨星,但它確實是 IEHAC 的一個里程碑。對個人來說,我很享受演奏這個專集,迷失在當中的場景,以音樂與海怪作戰!
===================
DJ: 你會在現場表演嘗試透過舞台道具等視覺元素重建專輯中的神話主題嗎?抑或你會選擇讓觀眾的情感和想像力自由流動?IEHAC 在策展現場音樂會上有沒有偏好?

Jordan: 其實是有點集各家於大成罷!鼓是一個非常厲害的樂器。我經常想像自己身處在電影場景中,然後把感覺傳到鼓套。道具和燈光肯定會在現場為幻想故事增加真實性和氣氛!作為搖滾器樂樂團,我們選擇讓音樂自由流動,任由聽眾發揮想像力。

Amanda: 在適當情況下我們會使用一些視覺元素來提升整個視聽體驗。但很多時候音樂已能深深地在每一個聽眾的腦海中創造獨特的場景。

本文刊載自:Dinosaur Journal

Dinosaur Journal 官方粉絲頁:Dinosaur Journal: The Music Magaz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