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搖滾客 封面人物】 黃建為

【搖滾客 封面人物】 黃建為

561
SHARE

黃建為 創作能量 推出電子舞曲從 2006 發行首張專輯《Over The Way 》,並且一鳴驚人,在隔年拿下金曲獎最佳新人,黃建為一直深耕台灣音樂圈,不斷擴張自己的觸角,兼具創作歌手、製作人、電影配樂、舞台劇配樂等多種身分。在去年太陽花學運期間,也用音樂表達了他對社會的關懷,還達成了「一天一首歌」的創舉,為學運做了一連串的歌曲。除了熟悉的民謠曲風以外,也不斷嘗試突破創新,發行了帶有電音元素的新單曲《我倆沒有明天》,帶給歌迷一個不一樣的黃建為。Roxy Rocker 今天就邀請到這位超有才華的音樂人,跟大家聊聊他的音樂觀和社會觀察。


從 2006 年發行專輯《Over The Way》開始,一共發行了五張專輯,還為許多歌手寫歌,也參與許多電影配樂。一開始接觸音樂的契機是什麼?

我從小就聽西洋音樂,因為我爸爸喜歡黑膠唱片,像是 Beatles 或是更早的我都有聽,所以我 15 歲就立志做職業音樂人,高中大學的時候也玩搖滾樂團。不過我在成大四年級的時候因為是轉系生,有一段時間比較空,所以常常背著民謠吉他去台南的鄉下旅行,加上在醫院實習照顧比較需要幫助的人,我發現音樂可以拿來關心人們、撫慰人心,我才開始彈民謠吉他,也才寫了十首曲子,做成第一張專輯 。

2007 年以單曲〈Over The Way〉獲得金曲獎最佳新人獎,當時的感想如何?

我得獎的時候,還在台大醫院接受職能治療師的實習,我從入圍到得獎的那個段時間,都在台大小兒部照顧自閉症的小朋友。那時候沒想到自己會入圍,更沒有預料到會得獎。那年 A-lin 跟蔡旻佑也有入圍,所以我記得宣布得獎時,我是牽著他們兩個的手,然後說不要緊張、不要緊張,那種心情是很興奮,但實際上沒有多餘的想法,就覺得這是個祝福這樣子。

今年又以作曲人之姿入圍金曲獎最佳作曲人獎,有什麼感想嗎?

我其實最想入圍、最想被肯定的就是作曲人的獎項,因為我對作曲興趣最高。除了這次作曲的入圍,我希望接下來可以在例如金馬獎的電影歌曲或是配樂那一部份可以有機會,因為我對電影跟舞台劇的作曲,還有繪本音樂都很有興趣,所以這次入圍對我來說很開心。

金曲獎對華人流行歌手或創作人來說都是最高的榮耀,對於創作或表演會帶來改變或壓力嗎?

我覺得壓力並不是來自創作,而是現場表演。我得獎是 2007 年,那時候台灣網路才剛開始,youtube 也還不流行,所以我其實都是用聽覺在享受音樂,還沒辦法想像做個創作歌手,寫歌跟表演各佔 50%,所以我是到得獎的時候才發現,我的表演能力沒有經過練習。我只有做過樂團主唱,但我沒辦法一個人拿一把民謠吉他自彈自唱兩個小時,連怎麼串場,怎麼排曲目、準備服裝,怎麼帶氣氛都不太會。所以我感覺到金曲獎給我的最大的挑戰是,得獎之後現場表演的品質,一瞬間完全不知道怎麼上去,所以學習怎麼表演,到現在都是最大的課題,反而創作這件事情很自然。

黃建為宣傳照 第二順位去年太陽花學運在社會上造成了不小的影響,你一個晚上就做出了〈非常召集〉,還一天一首歌,發行了專輯《我擁抱的是… 》,當時的想法是什麼?

其實要回到 2012 年陳為廷質詢教育部長的「禮貌事件」開始,那時候就寫了一首歌〈我受的教育到頭來原來只是政客遊戲清單列出的商品〉。因為在這個事件我發現到有些人只看他的做法漂不漂亮,卻忘記他為什麼去做這件事。我發現陳為廷他們關注的事情給我很大的啟發,因為做創作歌手要成長,不能只是面對音樂、音符,或是自己的內心,我能做的是要從新的生活裡面去學習,所以那時候就給我了一個起步,去關心社會上的事情,跟一些價值觀的問題。

到去年學運的時候我在 youtube 直播看到他們佔領立法院主席台,就覺得,哇!他們一定會很暴力的被趕出來,所以決定要趕快寫一首歌讓大家注意這件事,還有他們為什麼去做這件事情,不希望又再一次被黑箱處理。他們做法本身的確有待商榷,但是動機跟他堅持的點很重要。我是半夜 12 點看到新聞就開始寫歌,在家裡的錄音室做完是中午 12 點。然後剛好那天開始又有教唱音樂劇的工作,所以那時我每天要教 8 個小時的唱歌,完了之後再開始看新聞發生什麼事,我到火車站的時候,就決定好要寫什麼,然後從台北回新竹的火車上把歌寫完。通常我會留在新竹的月台上面把詞曲寫完,通常都邊寫邊哭,因為太感動了。然後回家的路上我就開始想要錄什麼樂器,要怎麼做,還請朋友幫忙同步先製作歌詞 MV,通常都是凌晨 4 點結束。當時我寫完第一首,我本來沒有想寫第二首,是回家的路上突然間又有靈感,覺得我還可以再寫一首。那時我才覺得既然寫了第二首,就盡可能的寫下去,用自己的方式去陪伴還在那邊的學生。

這次發行的新單曲〈我倆沒有明天〉的電音風格和以前的民謠曲風大不相同,是新的嘗試。製作這首單曲一開始的契機是什麼?

這次發行的數位單曲〈我倆沒有明天〉本來是一張專輯,是我跟一間唱片公司要合作的電子民謠專輯,但是當做到一半的時候,他們另有考量就放棄了這個合作。合作終止之後我這些歌就一直留著,前前後後已經醞釀了大概一年半的時間。我在這個時間點推出這個單曲是因為我發現到,其實一次一首歌的去跟大家介紹比較容易讓大家聚焦,讓大家去討論。當然專輯一次出來會比較有力量,但是我覺得我比較嚮往在 spotify 或其他平台上面一次一首單曲推出來,累積到一個程度再出成專輯。所以我才決定把我目前最喜歡的一首作完,然後推出,也挑戰看看大家能不能夠去消化這樣子的我。

怎麼會想到把電子跟民謠兩種風格做結合?接觸電音元素後對音樂製作有沒有什麼不同的看法?

有一個關鍵點是因為我發現在民謠這塊,我能夠提供的東西比較溫柔,比較柔軟,但是力量的地方一直出不來,我想要帶給我自己把它表達出來的一種動能。我嘗試很多方法之後,最後發現有一種力量就是電子,電子音樂的節奏跟律動,所以我才會為了想要處理動能的那一塊,選擇去作電子音樂。

另外還有一點是我沒有辦法做純電子的音樂。我中間其實作過 30 幾首 demo,但我發現當我作純電子音樂的時候,所有的音色都只有電子,所有的處理方式都往電子去的時候,我感覺不太到那個情感的流動,作不太出來我的感覺。我發現這是一個警訊,所以我決定先收回來一點點。因為我很喜歡 Moby,我其實往電子音樂的方向參考的對象其實就是他。參考他是因為 Moby 比較像是一個音樂製作人,不純然是被歸納在 DJ 或是哪一個領域。所以我作電子音樂的心態上往 Moby 那個方向之後,我得到最大的釋放就是回來彈吉他或是鋼琴的時候,都會覺得它就是一種聲音、一個元件,會用 DJ 的方式來思考他,不像以前一定得要拿著吉他或者一定得要彈著鋼琴才有辦法寫歌或是表演。但是在現場帶動的氛圍上面,我沒辦法像 DJ 一樣只是光靠音樂就會去帶動,還是會想要唱歌跟互動。

在音樂製作過程中還有沒有遇到什麼其他的挑戰?

其實我發了這首單曲到現在,我感覺碰到一個挑戰就是來自於歌本身,要怎麼去表演他,怎麼去呈現他。因為現在已經不是完全是聽覺的年代,現在是視覺的年代,甚至還有身體的感覺的年代。所以不太可能回到以前只是覺得說『欸這首歌聽起來好好聽』就好了,我是希望在做的時候就已經直接看到舞台上要呈現的畫面是什麼,那樣去做。其實現在真的是演出年代,沒辦法像以前一樣一個人最在家裡把 demo 做完,把音樂做完,然後就好了,現在比較不是。

黃建為 醞釀3年推出最新電子舞曲聽說你為了作電子音樂還去學舞蹈跟律動,當初怎麼會有這樣的想法?

當初是因為倪桑倪重華的關係。他那時候連續兩年都是金曲獎的評審團主席,還出了一本書叫《鏗鏘真言》。我看了他的書,主動跟他聯繫之後,跟他見了一次面。就那一次見面我們聊的時候,他問了我對於音樂、對我過去生活的一些想法。然後他就告訴我說你的動的那一部分,你要勇敢的呈現他,但必須要是由內而外的呈現,必須要重新去重塑你自己。因為你一直都窩在那邊彈吉他,一直處於一種想要別人動,但自己都不知道怎麼動的情況,所以必須要先享受那個動,才能去帶給別人那個動的感覺,在舞台上才會自然。然後他就介紹一個教練給我去學,後續我也去找舞台表演的老師。

為了作這張單曲還有作其他準備嗎?

在準備的過程當中當然是先回到電子,去聽所有電子音樂的分別,還有器材的熟悉。器材的熟悉我花很多時間,因為它還是有一些身體的記憶要重新去學習。還有這首歌的歌詞不是我寫的,是我找寫過杜德偉的〈脫掉〉的廖螢如老師寫的。他寫的時候跟我講說這個詞寫下去之後對聽眾來說是把你整個人掀過來、翻過來。你自己可能不覺得奇怪,但是對聽眾來說可能是另一個樣子。但是我覺得這首單曲沒有所謂的得失的問題,它就是一首歌,不需要對任何人負責,只要專心的把自己的東西做出來就好。

有沒有想對樂迷說的話?

我滿感動樂迷裡面有非常多人鼓勵我繼續創作,繼續很單純的把自己的感覺表達出來。他們並沒有對我預設太多說我一定要怎麼做,他們反而是願意一直鼓勵我去發展我自己關注的點。一個音樂創作人最吸引人的還是他的世界觀,世界觀不一定要是很社會性的東西,比如說愛,對我來說愛要怎麼詮釋,那也是我的世界觀。我還滿高興有一群樂迷他願意一直這樣子不斷的跟著我一起成長,如果沒有他們我可能會放棄作歌手,但因為還有他們,就覺得好像有人一起支持這樣,我很感謝他們。


情感豐沛的旋律包覆著輕柔的聲音,這是黃建為給大家的印象,所以新作電子音樂〈我倆沒有明天〉讓眾人耳目一新。為此還特別去學了舞蹈增加「動」的音樂性,對於自己的音樂注入許多意想不到的元素,讓樂迷們又多認識了黃建為新的一面。願意嘗試各種曲風的他,接下來還會有什麼驚喜要帶給大家呢?敬請期待這位認真製作音樂的金曲人才吧!

〈我倆沒有明天〉數位單曲購買連結:
iTunes
KKBOX
myMusic
Omusic

撰文 / Krist / Jhen
採訪 / RoxyRocker 採訪編輯團隊
圖片提供 / 黃建為

d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