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搖滾客 封面人物】愛吹倫(劉培倫)

【搖滾客 封面人物】愛吹倫(劉培倫)

1711
SHARE

— 從搖滾到雷鬼,從音樂人到推廣者—

DSC04198
封面人物  愛吹倫

如果你是台中人,同時也愛聽 punk,你一定知道「廢人幫」這個名號,如果你有點年紀的話,說不定還參加過在阿拉(沒錯,就是那個被猛男秀燒掉的阿拉)辦的廢人趴體。雖然廢人幫現在已經不再,不過幫主愛吹倫可沒閒著,他只是轉換了跑道,投身 reggae 和 hip-hop 音樂,和以前一樣致力推廣好音樂給大家。今天 Roxy Rocker 就邀請到這位台灣地下音樂界的傳奇人物愛吹倫,來聊聊他自己的音樂生涯,以及對台灣樂團圈的看法

無政府時期
我組『無政府』那時候就是年紀輕、熱血,加上受到 Rage Against The Machine 的影響滿多的,所以我那時候設定的目標就是想組一個比較政治傾向的樂團。我一直覺得音樂有一個很大的功能,就是傳達訊息,所以歌詞我會比較堅持言之有物,對當時的社會事件有一些批判。我那時候玩音樂真的是很有理想,也有所堅持。不過我們到美國巡迴回來後就解散了,我覺得滿可惜的,但其實我也覺得那只是個過程啦。我後來有加入一些其他樂團,可是會覺得好像搖滾樂已經無法滿足我了,音樂越聽越深的話,就開始覺得說到了一個瓶頸。後來組『盪在空中』就是想要跳脫搖滾,走 reggae 路線。

無政府樂團〈白鷺鷥〉:

盪在空中
我上台北之後,大概 2005 年,那時候設定的目標是當 DJ,主要是放 reggae 跟 dub 的音樂,因為台灣好像沒有這種 DJ,所以我就跟我的搭檔跑去有種唱片認識人,喬 Campo 創意市集表演,先求一個知名度、曝光。我那時候有看『追麻雀』的表演,就是『盪在空中』賴 Q 以前的團,我看過一兩次,覺得還不錯。後來他在當兵前想組『盪在空中』,沒想到他就找我去彈 bass,因為他說他想玩 reggae,覺得我聽這麼多應該也 OK。那次表演我自己是覺得還好,但是表演完有人跑來跟我說:『欸!你那個 bass grooving 超厲害的!』這下我就覺得很有信心了,因為我在之前我都是玩比較搖滾的,這算是第一次玩 reggae 的東西。後來他退伍我們 2008 年再繼續,把團員找回來,把以前的歌重編,固定下來。

DSC04245
愛吹輪的 bass grooving

無政府 V.S. 盪在空中
這兩團當然就是音樂上面差很多,在玩搖滾的時候真的很累,彈 hardcore 團的時候兩首歌就沒力了,而且那時候就很堅持,在台上不菸不酒,保持形象。後來就覺得玩音樂輕鬆、開心就好,所以那時候我在台上也會喝點酒什麼的。但我覺得重點是賴 Q 寫的歌詞跟唱腔很不錯,就有那種滄桑的感覺。其實我覺得如果我是『盪在空中』的觀眾,來看『盪在空中』是一個宣洩,你就大聲跟著唱也爽。後來我退出『盪在空中』,就跟很多樂團一樣,是因為樂團團員之間有些問題。所以奉勸大家玩團要溝通,問題就在那邊,只是看你要不要去處理,如果一直擺著可能有一天會有個爆點,就沒了。另外主要是我前一陣子因為私事回台中,也剛好在創作上的瓶頸,大家找不到一個方法做新歌,而且老實講《一大片風景》的歌都太猛了,我們做不出能夠超越這些歌的東西。

盪在空中〈嘸在聽〉:

台買加環繞音效
我現在還有『台買加環繞音效』,只是說因為大家年紀也大了,忙著工作賺錢什麼的,所以這個團我們會用比較有效率的方法去運作。而且我們有個團員 DJ 從日本回來,看到很多,就覺得大家要努力。但因為 reggae 這個在台灣的市場其實不大,所以其實我們有想跟 Go Chic 一樣往國外發展,也就是因為這樣我們必須要閉關,加強每個人的實力。

台買加環繞音效

接觸 hip-hop、dub、reggae 的契機
我一開始接觸 hip-hop 都要拜 MTV 台所賜,那時候大概 90 初開始有第四台,但是因為台灣還沒有那麼多電視台,所以都是播一些國外的節目。所以是因為 MTV 台的關係,我除了接觸搖滾樂之外,也接觸到 hip-hop 音樂。

dub 的話主要就是 King Tubby,還有 Asian Dub Foundation,其實 Asian Dub Foundation其實也是我組『台買加環繞音效』的一個因素,因為他們以前也是那種很有政治傾向的樂團。我從以前就喜歡聽一些比較言之有物的,不喜歡聽那種流行歌那種愛來愛去的。reggae的話,其實我也沒有說真的很愛 Bob Marley,只是知道他是一個代表性的人物這樣。所以後來會比較影響我玩 dub 跟 reggae 就是 Asian Dub Foundation 跟 King Tubby。

reggae 在台灣的話就是團很少啊!(笑)資料的話主要是上網找啊,還好我英文好。可是畢竟 reggae 這個東西市場畢竟還是小一點,雖然說我推廣音樂這塊是走 hip-hop 跟 reggae 的路線,但是其實 reggae 的東西不多。我覺得很不爽就是台灣的 reggae 團太少了,因為我是想要像以前『廢人幫』那樣,把大家的勢力集合起來,在台灣用力的推廣 reggae 的東西。但我覺得在台灣真正想玩 reggae 團的其實不太多,因為其實 reggae 的話也是一種需要技術的東西。

Asian Dub Foundation〈Fortress Europe〉:

台灣樂團圈的困境
我覺得台灣的樂團圈有一個問題,就是曲風不夠廣,我覺得這個問題非常非常嚴重。像我那時候『台買加環繞音效』2008 年剛組的時候,我們都是跑 party 場,老外比較會喜歡我們的音樂。這是一個很現實的問題,他們對音樂的接受度就是夠,所以一開始都是老外找我們去表演。可是後來經過一些團員的精簡之後,我們做的東西就已經不是那麼 party 了,所以就選擇從樂團圈出發,但是感覺就差很多,懂的人好像很少。我覺得重點是這樣,想玩的人太少,沒有辦法弄一個場景出來,還滿可惜的。

其實我會做 DJ 簡單來講就是推廣音樂,因為一開始『台買加環繞音效』剛成立的時候也沒有什麼 reggae 團,我就想說我到處去當 DJ,去放這種 reggae 的東西讓大家認識一下可能也是個方法。其實我之前也有辦講座,但是大家好像都沒什麼興趣,很難推。我覺得台灣人對於不同音樂的接受度不是那麼高,這是長久以來的問題了,人家日本為什麼音樂那麼盛行,就是因為他們接受度高。像我現在在推 hip-hop 也是,就是希望讓大家知道其實好音樂很多種,因為我覺得玩音樂的人本來就要多聽,不能把自己侷限住

DSC04252
愛吹倫談論台灣樂團圈的困境

接觸樂評工作
我在台中當替代役的時候是做學校的警衛,其實還滿閒的,所以我就有寫電子報,推一些比較 hardcore、punk 的東西。我真正第一次寫這種音樂的文章是我 2000 年去 Fuji Rock,之後我就寫了一個遊記,那時候很多人看了就跟我說:『欸!你寫的好生動,好身歷其境!』我就想說難不成我有寫東西這方面的才能?後來就開始慢慢有接一些 case,像是以前都是賣 metal 的傑笙唱片,我那時候也都是聽那類的,所以那時候他們也有叫我寫稿這樣。

後來大概 2012 那個時候開始,沒事做就想說來寫東西好了,那時候是發表在無用兄弟會的 fan page 上面,但其實我也不知道這樣寫到底有沒有效果。沒想到過沒多久一個朋友他去破報工作,就說他有看我寫的文章,找我幫他們寫 hip-hop 的東西,我的一些功力也是在破報那時候累積的,慢慢在成長。同時 Sony 也有找我寫一些唱片側標,讓別人去看到我的文章的一個機會。像我之前去參加 hip-hop 的 party,就有遇到小朋友說:『蛤?你就是愛吹倫?我有看你的文章!』還有朋友的朋友也都很驚訝,我就覺得很開心。因為我常常會覺得說寫這些東西到底有沒有人在看,但我覺得重點是我想要推廣音樂,希望大家可以多一點音樂的選擇。像我喜歡 hip-hop,但其實 hip-hop 很多很多種,不是只有主流那些東西,所以就是想介紹好音樂給大家聽。

DSC04257
愛吹倫現在擔任 DJ 及 hip-hop、 reggae 樂推廣者(無用兄弟會)

像這張是 Quasimoto 的《The Unseen》,他是我很喜歡的一個西岸的製作人叫做 Madlib,他是一個很有創意的製作人。這是他在兩千年發的一張,用他的化名叫做 Quasimoto,因為他比較少饒舌,所以他用這個名字的時候就是比較在饒舌。他裡面大量取樣了一個 70 年代的一個很有名的科幻動畫叫做《奇幻星球》,是一個音樂非常經典的迷幻、科幻動畫。因為我本身就還滿喜歡那個動畫,他取樣了電影裡面很多的聲音還有原聲帶。我覺得這就是一種功力表現,因為你有一個固定的取樣的東西然後在拿來編,就覺得真的超厲害、經典!Madlib 算是我最推崇的製作人。

DSC04264
愛吹倫推薦專輯《The Unseen》
DSC04269
Quasimoto《The Unseen》

從 punk 到 hip-hop、reggae,從樂手、DJ 到樂評,愛吹倫不斷的從各種不同的角度,希望為台灣的音樂愛好者提供主流音樂之外更多不同的選擇。雖然這是一條艱辛的路,也遇到過許多挫折,而且雖著年歲增長,也和許多地下音樂人一樣,遭遇到了社會現實的生存問題,但是愛吹倫始終都保持著對音樂的熱情,背負著音樂推廣者的使命,帶給大家更豐富更多元的音樂。如果大家想去找愛吹倫,每個禮拜四他都會在操場當 DJ 播音樂給大家聽喔!

文 / Jhen / Krist 攝影 / Sherry
資料 & 圖片來源 / 愛吹倫 / RoxyRocker 編輯團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