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搖滾客 封面人物】滅火器樂團

【搖滾客 封面人物】滅火器樂團

2482
SHARE

— 堅持十五年的音樂路,不畏懼做自己的獨立樂團 —

IMG_0787
封面人物 滅火器樂團

天色漸漸光 咱就大聲來唱著歌
一直到希望的光線 照著島嶼每一個人
天色漸漸光  咱就大聲來唱著歌
日頭一上山  就會使轉去啦
現在是彼一工  勇敢的台灣人

你我都不陌生的〈島嶼天光〉,創作者正是台灣熱血男兒樂團「滅火器」。說到滅火器,大家想到的不外乎是那對於音樂的狂熱,投注在音樂上的十五年精力,勇於表達自己的理念,努力不斷超越自己的那份心。今天 Roxy Rocker 將為大家揭開滅火器近年來的心路歷程。


島嶼天光
2014 年 3 月 18 日備受爭議的太陽花學運,在台灣立法院大規模進行抗議。當時滅火器因為受到需要做 MV 的委託,〈島嶼天光〉因而誕生。歌曲因為氣氛渲染大紅,但樂團也同時遭到輿論壓力。大正侃侃而談:「其實對我們來說,他就只是一首歌,無論如何不能超越運動的方針,角色定位在哪裡,守在那條線就好了。樂團有其他更重要的事情要做,更多的瓶頸要突破,應該還是專心回到音樂上,我覺得才是我們應該要做的事情。」一番話道出了許多無奈心聲,但也強調他們是不避諱表態的「音樂人」,也是運動的參與者,如果有需要他們的時候,能夠出一點力,他們會毫不猶豫的伸出援手。

對於〈島嶼天光〉獲金曲獎肯定,他們表示:「〈島嶼天光〉的出現,跟他造成的效益,就是讓人會刻意的去忘記他,這個獎項算是給他一個階段性的 ending。」

學運歌曲〈島嶼天光〉:

小人物心聲
滅火器的作曲方式一向都以社會底層、小人物的聲音為出發點,從來都沒有想刻意與平民拉開距離,大正提到:「我們想做的是可以唱更貼近每一個人,社會底層每一個角落,用各式各樣的語言表達。期望能夠呈現這個島嶼上的故事,因為很多小人物的故事其實是很值得去分享,所以我會很希望貼近這片土地的日常。」

IMG_6962
大正談論作曲方式

母語創作發光
目前台灣主要的溝通方式是國語,但滅火器除了國語歌曲,也使用了在年輕樂團中較少見的台語來創作。至於為什麼會寫開始寫台語歌曲,大正憶起少年時期說著:「當我一遍又一遍聆聽林強的歌曲時,發現他的歌裡面的那個力量,很大一部分是來自台語的韻味和眉角,台語的文字有很獨特的美學。所以我就想既然這樣的話,我也來學習寫台語歌好了。」

他繼續提到台語在社會上的弱勢:「我們小時候的成長過程當中,台語總是被貶低,甚至有的時候會有非常不受尊重、歧視的情形。我覺得在台灣這片土地上不應該有這種事情發生,所以我當時也期許,如果能透過音樂能產生一定的影響力的話,我也想為台語發聲。」

IMG_0764
大家都一致認同(宇辰)

台灣的音樂環境
雖然台灣的音樂產業逐漸在走下坡,包括唱片圈的衰退,音樂產業補助難以申請等種種困境,但是滅火器認為目前台灣音樂環境還算不錯。不管是樂團的數量、表演空間的數量,整個產業都已經達到一定的成熟度,但他們認為還能夠再進步。

大正的想法是:「我覺得台灣是一個負面思考滿多的一個地方,那都是一個能量消耗,可是有時候你透過那些評論,能夠檢視你是不是真的有悖離一些玩音樂的初衷,只要問心無愧,更專心做好自己的事情、付出熱情,我相信整個環境還是會往好的地方發展。」

皮皮則是認為:「從自身的部分檢視,不能只是想要玩音樂,不想行銷的事、不想錄音的事,不要把任何事丟給別人,自己要很清楚想要做什麼,是不是能夠朝這方面去學習,我覺得這個比較重要。」

IMG_0721
皮皮談論音樂環境

而吳迪相當理性的說:「我覺得關鍵是台灣的各個產業全都還屬於開發中、發展中,比方金曲獎也才 20 幾屆,我們幾個最悠久的音樂祭也才十幾屆,我覺得這不友善是來自於所有人都還在發展,沒有任何人教你這些事該怎麼做,所以我覺得好處是大家都還在摸索,只要秉持著永續經營的概念,一定可以把這環境做好。」

IMG_0744
吳迪談論音樂環境

新專輯準備
滅火器為了保持歌曲的最佳品質,決定暫時離開紛擾的台灣,去了一趟石垣島全神貫注創作新專輯。皮皮笑著說:「本來 3 月多的時候想說離開台北去東部,結果後來變成石垣島,然後就去了。」大正則是懷鬼胎的說道:「因為你知道其實人會有舒適圈,還會有惰性,如果說我們在台灣很容易就可以逃回台北的話,就沒有意義了。而且我相信在一個全新的地方,接觸完全不同的環境,對每一個人都有很大的激盪。」

IMG_0683
大正聊起新專輯製作過程

回到初衷
重新找回初衷的滅火器,彷彿回到小時候玩音樂的快樂,急著分享:「我們在石垣島的生活,就是一樣晚上喝酒,白天可能打打球,可是下午的時間大家就很專心的在編曲。在沒有任何外力介入的情況下,我們覺得這張作品是非常純粹的,就是團員之間想傳達的東西,然後每一個人放進自己最好的idea,覺得在這樣的創作當中是很珍貴的。我們想要找回最真實玩音樂的這些東西,捍衛他、保護好他,希望未來傳達出去的是很真實的音樂。

而且隨著跟著自己對話次數越多,其實我們會更認識自己。上一張的話當然也是有一些突破,只是還是有點迷惘,所以《再會,青春》的歌詞其實是比較未知的感覺。這張的話有很多觀點就會比較斬釘截鐵,更有把握的去發表自己的感受。這次我們在那邊寫完 demo 回來,那個音樂上的樣貌跟以往是很不一樣的,不管是細膩度,還是樂句的氛圍都是滿大的成長。」

收錄《再會,青春》的人氣歌曲〈欲走無路〉:

「一樣但是不一樣」的新專輯
對於大家都很好奇的新專輯,皮皮說:「應該是說聽過的人會覺得,啊,這是滅火器,但實際上對我們來說那個氛圍不太一樣,因為創作過程是不同的,所以自然而然我們會覺得是不一樣的東西,但可能你們聽起來會覺得還是我們的味道。」

Far East Union Vol.1
談到近期最重要的活動,大正迫不及待的說:「當然是《Far East Union Vol.1》!這個巡迴是當初 2013 年的大港開唱,滅火器表演完以後,我們跟 10-feet 和 細美武士 去吃飯,細美武士除了對於我們在大港的演出印象很深刻,他也看見樂迷的能量。

所以當時他就邀請我,有一天他的團跟滅火器,再找韓國的 Thornapple 做一個亞洲的串連巡迴,讓三地的樂團做交流,也讓歌迷有互相交流的機會,這是他的一個夢想。直到去年 9 月 The Hiatus 來台灣之後,他就提出比較完整的想法,所以我們就開始執行,終於在今年 9 月要實現了!

所以我們會很希望不管是台北、不管是首爾、不管是東京,喜歡音樂的朋友可以來見證我們這三個樂團產生什麼樣的火花。我們都很重視這次的巡迴,所以我相信在節目內容上面會非常精采。」

large_f0204c06-55dd-4e46-aa69-a11ad748000b (1)
Far East Union Vol.1 台北場

想對樂迷說的話

宇辰:「請大家等待一下新專輯!」

皮皮:「其實樂迷都會跟我們說哪首歌帶給他力量,可是我覺得那個還滿互相的,因為我們寫歌是分享我們的生活經驗,所以他們在這之中獲得共鳴,我們就會了解原來他們也是這樣。樂迷常常會覺得我們給他們力量,可是其實在演出的過程中,他們給我們的力量反而還比較多一點。」

吳迪:「那就多謝關照,謝謝。」(笑)

大正:「其實滅火器可以一直有能量維持這個樂團到今天 15 年,我覺得功勞最大的除了我們自己的堅持以外,完全就是我們的樂迷。雖然他們常常在底下無理的謾罵,但我們知道這是一種愛的表現,所以真的沒有他們的話,我們不會有那麼大的能量在音樂裡面,我想跟樂迷說謝謝,然後我們會繼續給大家更好的音樂,更好的演出,更好的作品。」

一直為樂迷們帶來振奮人心的音樂,濃濃的台灣人情味化不開。這次的新專輯是滅火器在繁瑣的生活中找到的答案,相信在不久之後,大家就能感受到他們那份最純粹的心意。

最後放上最能代表他們歷經的風風雨雨,熱血沸騰的〈人生〉:

《Far East Union Vol.1》預售票目前熱賣中,有興趣的樂迷們請點這邊:
博客來售票頁面 / The Wall 活動頁面

延伸閱讀:《Far East Union Vol. 1》台日韓三團巡迴計畫開跑

 

文/Jhen、Krist
攝影/Sherry、Henry
資料來源:RoxyRocker 採訪團隊/滅火器樂團/有料音樂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