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xyRocker 週末推薦】Lana Del Rey《Honeymoon》

【RoxyRocker 週末推薦】Lana Del Rey《Honeymoon》

1939
SHARE

瀰漫著妖豔鬼魅的氣息,於低迴聲響中綻放出綺麗叛逆的花朵

Lana Del Rey《Honeymoon》
Lana Del Rey《Honeymoon》

你我很有可能都是從《大亨小傳》的那首〈Young & Beautiful〉開始認識了這位「絕色女伶」;不管是她仿若女中音的聲線,或是如同與自己對話那呢喃般的吟唱方式,Lana Del Rey 的出現確實在樂壇中引起了震盪,並且將 Baroque Pop 的風格推演到極致,同時不忘混上了 Dream Pop、Psychedelic 等樂風,將流行音樂詭異深沉的一面展現出來。

Lana Del Rey《Ultraviolence》

在上一張銷售與評價皆無特別突出的專輯《Ultraviolence》中,Lana Del Rey 的轉型稱不上是成功的,新元素的嘗試上也表現平平,使得她於《Ultraviolence》推出之後沒多久便決定回到錄音室製作一張「屬於她的」專輯;然而,《Ultraviolence》也並非全無影響,至少在音樂的表現上,新專輯《Honeymoon》或多或少承襲了《Ultraviolence》,它更為黑暗、更為內省,讓人幾乎察覺不到歌曲於旋律上的起伏,且在歌詞的點綴還有曲子的氛圍上,會感覺自己像是被幽魂在神智不清的清況之下逐漸引誘到深淵旁,接著一腳踩空,墮入無止盡的黑暗中,而越是向下墜越是感覺到溢滿胸腔的情緒炸裂在即。我們能說《Honeymoon》談的是「愛」,但問題是甚麼樣的「愛」?

〈God Knows I Tried〉談論了大眾以及媒體對她的評判,在歌曲中倚靠著吉他迴盪的殘響聲,Lana Del Rey 慵懶與高昂的交錯吟唱:

上帝知道我活著/上帝知道我死去/上帝知道我哀求/哀求、苟且偷生、哭泣/上帝知道我愛過/上帝知道我撒謊/上帝知道我失去/而且上帝知道我試過了/上帝知道我試過了/上帝知道我試過了/上帝知道我試過了

媒體如同禿鷹般在上空盤旋,伺機而動地準備啄食她的血肉,此時無助的 Lana Del Rey 將控訴全部傾吐,「如果你們不能理解我曾嘗試過,如果你們不能理解在背後的我多們痛苦,那至少上帝知道」,藉由 Lana 獨特歌喉的表現,將這般無奈盡皆顯露地攤開給世人看。

 

當專輯行至〈Art Deco〉時,Lana Del Rey 與摯友 Azealia Banks 之間的友誼也一併呈現出來,不僅替 Azealia Banks 那「與名人隔空交火博取版面」的荒誕行徑做辯解,另外還給了摯友最真誠的建議:

展現出那些大家都沒看過的東西吧/就像是妳那些充滿趣味的饒舌

Azealia Banks

同時,她也質疑了 Azealia Banks 為什麼非得要站上頂點並且對眾人不屑一顧:

當他們對妳說「哈囉」時妳卻連理都不理/因為妳要更多(為什麼呢?)/妳想要更多(為什麼呢?)/妳想要更多(為什麼呢?)

在〈Art Deco〉中,Lana Del Rey 也對歌詞下足了功夫,副歌部分先以 1920 年代搶眼、華麗的藝術風格「Art Deco」來比喻 Azealia Banks 那種非得要成為全場焦點的意圖,接著連續以「Deco」、「floor」、「unsure」、「ghetto」、「score」、「hello」、「more」等字一韻到底,完成了一段帶有饒舌韻腳風格的歌詞,同時以飄忽的歌聲演繹;一邊向好友的饒舌才能致敬,一邊以自己所擅長的音樂風格詮釋友情的堅定,這樣精心巧妙的安排並不常見於當今的流行音樂中。

 

與專輯同名的〈Honeymoon〉運用弦樂器的尖聲劃開專輯的序幕,伴以低沉貝斯聲交互地開場。明明是以「蜜月」為題卻是這樣詭譎與恐怖,尤其是在弦樂的演奏上,仿若驚悚電影的氣氛營造;然而在歌曲的後半段我們聽到了像是〈Young & Beautiful〉的熟悉旋律,前面三分多鐘的鋪陳讓歌曲後半的轉折深刻而且格外吸引人注意。

〈Honeymoon〉之中的愛不僅扭曲也令人不解,尤其是 Lana Del Rey 一方面影射了媒體對她一言一行的「熱愛」、彷彿是她的恐怖情人一樣每天尾隨著她,一方面又談到了即使戀人充滿了拳腳相向的不良紀錄,她卻依然墜入了這段戀情之中。伴隨著 Lana Del Rey 像是飄盪在黑暗中蒼白幽靈般的歌聲,這段情感似乎瀰漫了不安的氣息,讓旁觀者為其擔憂,但她卻在其中翩然打轉。

 

Lana Del Rey 總是扮演著愛情中遙望著男人遠去的女性角色,這樣的心境在〈Music To Watch Boys To〉一展無遺;歌曲先以清唱的方式透露了女孩在男孩離去後的強烈孤單感,那種包圍著身心的冷冽。在搭配上了弦樂伴奏以及些許 trip-hop 的元素之後,Lana Del Rey 凝望著男人離去,而這也不是第一次我們聽聞她目送著伴侶遠去;但她向自己承諾道:

(我是如此喜歡著你)/看著些男孩時我搭配著我的音樂/(我總是對你千依百順)/將那些噪音拾起並輕柔地唱著

在這些男孩、男人不斷的來去間,Lana Del Rey 持續地將這些故事寫成歌、譜成曲,一直以來她不間斷的唱著吟著,為的就是不要讓這些人在她的記憶中逐漸變得模糊與黯淡,如同她曾在專輯《Born To Die》的〈Blue Jeans〉唱到:「我對你的愛將持續到時間的盡頭」,這樣的愛是傻還是忠誠?抑或是扭曲至荒謬的畸戀?

 

在《Honeymoon》中,我們不需要也不可能期待單純美好的愛戀出現;倘若充滿陽光四溢、清新帶有繽紛泡沫的戀愛氛圍,那麼 Lana Del Rey 就只不過是個普通的流行女歌手。正因為她詭異、黑暗、變態、畸形與扭曲,才能成就她在樂壇中獨樹一格的「絕色」風貌。

回到前面談的:「我們能說《Honeymoon》談的是『愛』,但問題是甚麼樣的『愛』?」我想我們很難去明瞭 Lana Del Rey 對於愛的解讀,甚或,我們拼湊的也可能只是她心中的殘光掠影;然而,從這些細碎的線索中,我們逐步的還原出 Lana Del Rey 在音樂中傳遞的訊息,包括了私人的情感、隱匿的奇特幻想、對於媒體追逐的無力、顏色意象的瘋狂執著,至此,我們才更加地感受到 Lana Del Rey 是如此與眾不同。

在黑暗陰沉的深淵中,演繹了另類的唯美;在自虐風格的歌曲中,凸顯了瘋狂執著的愛是如此淒涼又同時動人;而我們又能在這之中體會多少?

 

 

Lana Del Rey《Honeymoon》實體專輯購買連結

 

文/Vinc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