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TEST ARTICLES

2001 年草創到 2009 年正式出櫃(?)的非人物種,至今以鏗鏘有力的男子漢樂風,以及台式詼諧幽默的舞台魅力征服許多樂迷的心。繼上一張專輯《沒路》發行後,他們持續在大大小小的台灣音樂活動演出,相隔四年終將釋出新作品。這次 RoxyRocker 來到位於天母一隅的「騷聲工房」,也是此次非人物種製作錄音的工作室,史上最無法控制、最爆笑的訪談現在就要呈現給你!   神秘的新作品 平常各自忙碌生活的團員們,一周只有一個晚上能夠停下腳步一起練團,長久以來習慣用各自生活和相處默契來當寫歌題材,創作新曲相對來說是比較困難的。貝斯手 撥屎 首先說明他們的作曲方式:「我們就是把人找齊之後,每個人丟一點自己的想法跟概念,做大家想要做的音樂。因為我們沒有一個真正的領袖做決定,幾乎都是讓團員自由發揮,然後再慢慢調整。我們磨合期比較長啦,所以只要一換團員就會很麻煩。」主唱 阿顯 補充道:「對啊,到現在都還在磨合,總之我們的歌就是都要平衡每個人的直覺。」 作曲方式相當自然不做作的他們,繼續分享歷經四年才發行新專輯的契機:「因為太久沒發了!」大家異口同聲的說道。撥屎則搞笑的說:「而且騷聲工房願意無條件幫我們錄音,我們在這邊要特別感謝隨性樂團!」至今為止尚未透露的專輯概念及名稱,他們有話要說:「概念基本上跟上一張差不多,就是我們的生活;但是隨著年紀增長,所以心情、酒量跟膽固醇會不太一樣,但一聽就會知道是我們寫的。至於名稱嗎?最近有謠傳會叫《草東沒有派對》,大家可以期待一下。」 才一開始大家就笑歪了腰,非人物種風格展露無疑。不過他們也提到,其實這張專輯的歌曲一直都有在醞釀,只是愛「丟掉」歌的習慣似乎沒變。阿顯:「以去年來說就不知道丟掉幾首歌了,寫出來覺得不好就丟掉,剩一些不能再丟的(笑)。舉個例子來說,剩的歌就是那些搬家會裝在箱子裡帶著,到下一次搬家還是會留在裡面箱子裡沒有拿出來的。」簡單說明新專輯將會是非人物種這幾年的重要回憶,而這些對於生活的情感便是他們想要傳達給大家的。 從青春少年兄到面對人生的微老頭,音樂路走來始終如一 非人物種於 2009 年正式成立,撥屎坦承在這之前與阿顯兩人都是純做「爽」音樂,表演也不太負責任,直到雙雙退伍之後,招攬其他團員的加入,才決定認真經營樂團。阿顯憶起當年分享了一段感想:「首先樂團可以走到現在,我很驚訝(笑)。剛加入的時候超好玩,那時候我不太會彈吉他,就是隨便尻,雖然到現在還是隨便尻的狀態,而且非人物種沒有任何風格限制,想到什麼都可以玩玩試試。」成立樂團的靈魂人物撥屎也表示:「其實我也沒想到可以玩這麼久,可能是因為我不想結束,有人退出,就找新的人進來,莫名其妙就玩到現在了。」 接著與撥屎、阿顯一起當兵、一起退伍的換帖兄弟 吉他手 弟阿 在一旁附和:「我也是跟阿顯一樣,一開始我也不會彈。那時也是撥屎問我要不要來玩,我就抱著好玩的心情加入,雖然中間有小小離團一陣子,但也漸漸的也建立起一股革命情感。其實我們從 2008 年到現在吃了滿多苦的,不管是玩團還是生活,但是因為我們都是不服輸的個性,所以才可以撐到現在吧。」而喝醉之後話才會比較多的 吉他手 大眼 則是感性地說:「跟非人物種一起玩團,就是找到一群家人。」不過旋即被團員吐槽是亂世「佳人」嗎?完全能夠在談話之中看見他們的好感情。 至於連團員都好奇,最晚加入樂團、年紀最輕的鼓手 阿來 的感想,他傻氣地說道:「我覺得非人物種最大的特色就是,大家對音樂的直覺很強,很重氣勢。我們是一個很容易「丟掉」創作的樂團,丟掉之後就會馬上試下一個東西。甚至有時我們試一個橋段,當下覺得還不錯,但是下次大家試起來覺得不好聽,就會直接打槍掉。所以每次的練團跟表演,都是用氣勢去鞏固出來的,我覺得很特別,也很爽。」 音樂祭的真正功能 在許多表演場合中,經常能看見非人物種的身影,其中不乏台灣最近興起的音樂祭文化。但是由於台灣的音樂祭之於市場似乎規模過大,常出現入不敷出的狀況:「一些音樂祭會拿不少資源來請明星或一堆國外樂團,剩下的資源才分給台灣樂團,錢總是回不到創作者身上,這會扼殺一些想繼續留在音樂產業的中生代,到了一個年紀就會被經濟壓力搞得很難繼續下去,沒有辦法把文化和經驗傳承下去,產生斷層。」 阿顯接著說台灣音樂環境真正所需要的養分:「我覺得主辦單位在計算成本時,可以往年售出的門票做一個基準值,用這樣的成本去規劃活動就夠了。台灣不需要這麼多大型的音樂活動,我認為需要多一點大概一千人次上下的中型活動,也許對環境比較有幫助,對於樂團文化還在推廣的台灣應該慢慢來多做一些有趣的事,而不是一直炒短線行銷或大量的大拜拜活動,重點是要培養大家常態看表演的習慣。」另外弟阿也提出看法:「還有台灣的音樂祭要多給新的樂團機會,他們真的很需要舞台。像去年的女巫祭跟今年的大港開唱就很棒,新舊面孔都有,這才是對台灣音樂環境有幫助的作法。」 Live House 是重要的音樂場景 「Live House 是整個場景裡面最重要的元素,因為沒有 Live House,不可能培養出平常有看團習慣的群眾,也沒有機會跟所謂的另類音樂文化做比較直接的接觸。」談到台灣音樂環境最重要的一環,阿顯認真的說道。撥屎則是一針見血地說:「我反而覺得現在缺的是文化,我不知道現在對年輕人來說 Live House 是什麼樣的存在?但對我們來說,那已經不是一個回憶的地方了,它不是一個你沒事就會去晃晃的地方。現在大家表演完就鳥獸散了,沒有人會留在原地聊天。我覺得這是一個世代差距的表現,台灣的場景就是不會延續,這點滿奇怪的。」 團員們都相當同意這個說法,也正好呼應了音樂斷層的問題。並且在產業中也產生了微妙的變化:「以前我們是在這個圈子裡找樂子,但是現在大家是在這個圈子找成功。過去科技沒那麼發達,大家又窮,我們那時候是把整個人生都放在裡面在玩;可是現在大多只是單純的玩音樂,從裡面找到肯定。但是我們覺得這只是一個現象,沒有好或壞。」 非人物種表演經驗豐富: https://youtu.be/pvBqEEFQeDU   台灣音樂環境所面臨的困境 隨著科技的進步,數位串流音樂著實地衝擊到實體專輯,音樂產業開始有了不同面向的發展,對此非人物種放開心胸地說:「實體專輯對我們來說賣不賣都無所謂,我們自己有辦法提升自己的價值比較重要,沒有什麼好抱怨的。因為音樂在台灣不是一件生活必需品,有的人不需要買實體專輯,不看表演,生活都不用音樂也沒關係。所以我們覺得宣傳的重點不應該是無止境的擴散,而是要想辦法把跟我們一樣屬性的人抓出來,讓他們聽到我們的音樂。」 撥屎進一步談到政府把台灣音樂形象塑造的太鮮明而感到無奈:「其實政府太操之過急,馬上就要塑造出音樂文化,很容易製造出反效果。音樂文化是循序漸進的,這真的是要從小培養的問題,像我們小時候聽搖滾樂,好像就是跟別人不一樣,但是其他音樂興盛的國家,他們就是從小接觸音樂,對他們來說是很正常的事情。而且台灣就是沒有自己的主體性,台灣音樂到底是什麼?到現在大家都講不出來。其實可以結合一些台灣在地的東西,去做一些比較不一樣的音樂,不一定要規範怎麼樣就是台灣音樂。」 最後我們請非人物種與 RoxyRocker 讀者們說一些話 「放下手機,離開螢幕,出去外面看表演了,不要再盯著你的螢幕了。當你還在盯著這篇文章的時候,其實你可以把螢幕關掉,走出來買票看我們表演,多關心一下身邊的人好嗎,尤其是老婆(大眼表示中槍)。」   非人物種〈擺渡人〉: https://youtu.be/M6MrFl3bePE   後記 非人物種看似胡鬧的外表下,其實藏著許多實際的觀點。不管是創作、活動、觀念,還是大環境,甚至深耕到文化,他們都可以提出中肯、全面的看法,想必是一路走來的認真體會,才有如此精闢見解。接下來非人物種會慢慢釋出新曲及 MV ,專輯消息尚未走漏風聲,請大家先期待一波,最後記得要多多去看表演喔! 文/Jhen 攝影/Jonathan 圖片提供/非人物種 資料來源/RoxyRocker 採訪團隊
你期待 Radiohead 的最新專輯很久了嗎?別急,Radiohead 的經紀人 David Message 表示:「新專輯將會在 6 月發行。」 Radiohead 在 2011 年發行了《The King of Limbs》後,團員之間分別忙起自己的 side project,而主唱 Thom Yorke 更是活躍於眾多音樂人的計畫和許多影像藝術的合作;近日,在 BBC 4 的節目「In Coversation With」上,Radiohead 的經紀人 David Message 於對談中首度鬆口,表示Radiohead 的新專輯將會在今年 6 月時發行,並且說道:「裡面的音樂將會是大家從來沒聽過的」。 https://twitter.com/TheWansteadtap/status/720698981362307073 上個月,長年與 Radiohead 合作的視覺影像藝術家 Stanley Donwood,在接受訪問時表示,Radiohead 的新專輯聽起來像是張「藝術之作」;上週,根據英國媒體的報導,電影《黑金企業(There Will Be Blood)》的導演 Thomas Anderson...
DJ Shadow 在近日釋出了與饒舌雙人組 Run The Jewels 合作的最新歌曲〈Nobody Speak〉。 身為 instrument hip hop 的先鋒者、唱片收藏家(據說有 6 萬張的收藏),現年 43 歲,本名 Josh Davis 的 DJ Shadow 已是樂界的傳奇人物,他在 1996 年的首張專輯《Endtroducing......》,獲得了 Allmusic、Alternative Press、The Guardian、Rolling Stone Album Guide、Slant 等眾多音樂媒體的滿分評價;20 年過去了,DJ Shadow 即將在今年 6 月發行他的第六張個人專輯《The Mountain Will Fall》。 而就在今天早上,DJ...
James Blake 暌違三年後,即將發行最新專輯《Radio Silence》,同時,他也釋出了最新的歌曲〈Timeless〉。 在最近一次登上廣播節目 Radio 1 時,James Blake 表示自己的最新專輯《Radio Silence》已經完工了;該專輯是繼 2013 年拿下水星音樂獎的《Overgrown》後,萬眾期待的最新作品。James Blake 更首度揭露了新專輯內將會有 18 首新歌曲,其中還會有一首長達 20 分鐘的曲目。 現年 27 歲的 James Blake 出道至今僅有短短的 7 年,但卻已榮獲葛萊美獎提名,並且在 2013 年打敗 Arctic Monkeys 與 David Bowie 等人,摘下了水星音樂大獎,同時,他也被全英音樂獎多次提名。其生涯代表作《Overgrown》在英國衛報上拿下了滿分的評鑑,Slant 與 Telegraph 也給予了近滿分的四星評價。 James Blake 在 Radio...
在 2015 年「桃園鐵玫瑰熱音賞」勇奪冠軍的超新星組合「台客電力公司」,其實是由資深的 DJ David Jr. 大衛 與長期接觸音樂幕後工作的 柯大堡 所組成。究竟是什麼樣的因緣際會之下讓他們創立這個趣味十足的樂團?又是什麼樣的契機演變成現今的表演模式?想知道他們如何擄獲評審、民眾的心嗎?讓我們一同來窺探「台客」的魅力吧!   絕妙組合的音樂背景 吉他手大堡小時候是聽台語歌曲長大的,像是陳百潭、葉啟田等老牌台語歌手都是啟蒙他的源頭。在青少年時期開始到河岸留言擔任 PA,後來也加入紅花樂團,經歷發片過程,對於音樂製作流程熟悉不過。當時他的樂團製作人正好是董事長樂團主唱 吉董,因此他輾轉進入董事長樂團所開設的「大吉祥工作室」繼續從事音樂製作。 而在電子音樂界深耕許久的大衛,從小深受搖滾樂的影響,出社會之後從事 DJ 方面的工作。結果對於音樂的感知開始產生了化學變化,點燃了他對電子音樂的興趣。直到 2000 年左右,他正式擔任 DJ 一職,嘗試做電子音樂舞曲的創作,也持續地舉辦派對活動。 台客電力公司歡樂組成 大衛是董事長樂團貝斯手 大鈞 的哥哥,因此大衛和大堡平常就在同個屋簷下一起工作,彼此對於音樂的認知產生共識後,他們決定報名「原創流行音樂大獎」。沒想到一「玩」不可收拾,台語創作結合電子音樂十足符合他們的胃,也挑起聽眾對他們的好奇,就在去年五月,「台客電力公司」正式開幕! 「台客電力公司有一個很清楚的主軸在,就是『有趣、好玩、台語、電音』。」 大堡笑著介紹這個團體的宗旨:「這個團體組成,一切就是以好玩為主,不講態度,不講精神。」一旁的大衛補充說道:「將來大家有機會可以聽我們的作品,可以聽到很多元素,而且歌詞要有內涵。因為我們倆就只有一個宗旨,就是這個音樂要開心。」 電子音樂 mix 台語創作蹦出新滋味 從過去到現代都不乏台語電子音樂作品,但變化似乎比較少,對此大衛說:「一般的台語電子音樂編曲方式大概就是一兩種架構,比較 hyper,像『電音三太子』就是個典型的例子。但我跟大堡說:『我們不在乎,我們可以做很多東西啊!』」大堡接著說:「沒錯,而且也因為台語歌比搖滾樂給我的感覺還要深,所以當時就選擇用電子音樂來詮釋台語歌曲。然後再以打破台語歌曲傳統的概念來創作,把台語歌做到很新潮、很炫。」 台客電力公司在音樂創新的部分下了許多功夫,歌詞的部分也不馬虎:「大部分的電子音樂並不是那麼的著重歌詞,而是著重在音樂橋段、氛圍,還有一些 drop,所以歌詞相對不是那麼的有意義,變得只是襯托。但是我們的作品,填進去的歌詞是有完整性的,所以你可以在台客電力公司的電子音樂裡看到一些故事。」 全世界都是我的舞台—台客電力工程車 台客電力公司最吸睛的除了標新立異的創作外,還有一台伴隨著他們跑透透,移動式的工程車舞台。車體做成鷗翼式,一側可以表演,另外一側是一個陳列區,還有一排手機充電器,觀眾可以充電,看他們的 MV,跟他們聊天拍照,以互動的方式建立起樂團的特色。 台電車的巧思遠遠超過我們的想像,大堡不吝分享當初打造這台車的契機:「因為以前就是把一個舞台 build up 起來,弄得很花俏、很華麗、很有話題性,努力的吸引人家來舞台聽你的音樂;但是大家都很清楚現在是網路時代,音樂聆聽的習慣也改變了,那麼表演形式是不是也要改變?所以我們打掉這件事情,哪裡有人潮,我們就往那裡去,直接把舞台搬到你的眼前,反其道而行。」 台客電援工程車整體: https://youtu.be/enOlQsc58Lk   大衛相當贊同這個做法,並說道:「基本上我們還是遵照著獨立音樂的精神去作這件事情,但是方法可變。因為科技進步的關係,資訊這麼發達,現在的消費者和大眾取得資訊的方式其實是很快的,你沒有亮點、沒有 impact 的東西去抓住他,人家刷一下就不記得你了。所以我們是反過來,用自己的方式走出去。」 在演出過程中,他們也時常遇到熱情的民眾們,讓他們印象深刻:「有一次在雲林表演,結果有人遞名片來,說是當地政府的人員,也有在辦活動,要找我們交流。我們當然說好啊,結果名片一看才發現人家是殯葬所所長(笑)。」諸如此類的事情發生很多,甚至還曾經南北來回開完了一趟,剛回到工作室台電車馬上爆胎,檢查後才發現車子的內胎規格不對,幸好沒有在高速公路上爆胎,讓他們驚呼自己命真的很大! 台客的未來 台客電力公司利用工程車的表演形式打破了一些規則,甚至連發行專輯都放大絕:「其實這幾年下來我們發現發行一張專輯需要耗費非常巨大的能量,不管是有龐大資源的主流音樂人,還是辛辛苦苦的獨立音樂人,做出來的成品大概就只有兩到三首歌會被人家聽見,其他的歌不是不好,純粹是大家連聽都沒機會聽到,這對創作人來說是一個很大的消耗。」他們興高采烈地繼續分享超創新的作法:「所以我們決定先發行單曲〈老厝邊〉,這陣子會再拍我們的第二支 MV。一首一首推出,然後這中間的過程我們台電車一直在開,維持宣傳的狀態。當我作品一首一首丟出來,讓整張專輯已經至少有一半以上,甚至全部的歌曲大家都聽過了。我們想透過這樣子的方式,讓每一個人都有會聽到我們的每一首歌,這不就是創作者一開始最想要的嗎?」 台客電力公司〈老厝邊〉MV: https://youtu.be/GZpak4yybI4   「當我們發現跳脫出傳統的框架後,所有的想法跟作法都會是新的,而且因為核心很明確,所以這些活動都會是有趣的,反正如果不好玩的話我們就換一個。其實大眾對於流行音樂的傳統宣傳也有一定的概念了,當我們改變模式後,他們也會產生新鮮感。創作都已經天馬行空了,如果我們在作法上面回到一個侷限裡面不是很怪嗎?所以我們接下來的計畫就是抓住有趣、好玩的這個核心,然後做出更多勁爆的作品出來!」台客電力公司兩人持續帶著歡樂,努力呈現最親民、趣味的作品給大家。 國內外電子音樂環境 除了台灣以外,兩人也曾在國外表演過。其中大衛提到他所觀察到的電子音樂環境狀態:「我發現長久以來,尤其是這五年,台灣的電子音樂文化其實慢慢在式微,那原因是什麼呢?為什麼電子音樂在全世界這麼蓬勃,在亞洲卻沒有根深的地位?後來我去研究這塊,自己感受到滿多,我覺得我們還是要留住這個東西。畢竟這是國外的文化,他是被操作過,包括百大 DJ 阿、音樂祭,人家韓國跟日本都可以走出去,除了原本的電子音樂外,也要保有自己國家的特色。」 「這也是我們台電一直想要強調有趣、好玩的原因,難道不能夠舒舒服服的聽音樂,單純就是覺得放鬆?我認為音樂就是好不好聽、喜不喜歡,就這樣而已,沒有忠誠度的問題。不一定要死守在某一塊,好像被關住一樣。我們這樣的組合,就是想創造一個更新的東西。」 給 RoxyRocker 讀者的話 「各位 RoxyRocker 的讀者大家好,我們想跟大家說:『常常來享受 RoxyRocker 的狀態吧!』因為這裡應該是台灣僅存把音樂弄的這麼到位、這麼紮實的地方。這是一個寶藏,他不是一間 bar...
怪異的吉他演奏家 Buckethead 將在四月開始久違的巡迴之旅,在 2012 年之後他就處於閉關的狀態,不過在這四年間他發行了驚人的專輯數量,如今他將整理其中的精華為大家演出。 Buckethead 在 2000 年以及 2004 年間曾經在 Guns N' Roses 中擔任主奏吉他,最出名的大概就是他跳脫常理在吉他手獨奏時間耍弄雙節棍。雖然他的舞台風格十分怪異,不過他的創作力卻是驚人的旺盛。在 2012 年他決定暫時離開舞台,不過並不代表他跳脫了音樂世界。在閉關的這四年他總共發行了 224 張專輯,其中有 118 張是在去年發行。在今年他也已經發行了 15 張專輯,雖然他的專輯大多是採取數位發行,每張專輯平均是六首歌,不過他充滿實驗性的風格大量的融合許多素材,像是 Les Claypool、Bootsy Collins、 Bill Laswell、Iggy Pop 和 Bassnectar 等人的風格都被他詮釋過,因此也有許多音樂人在這大量的專輯中尋找靈感。今年他的巡迴集中在 4 月到 6 月,雖然巡迴的時間不長,不過他將整理這幾年來的想法,以他古怪的現場風格給大家帶來一個音樂實驗之旅。   文/ Hammer 資料來源: consequenceofsou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