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 Dave的話!你該知道 Dave Grohl 的 17+1 個觀點

聽 Dave的話!你該知道 Dave Grohl 的 17+1 個觀點

1099
SHARE


Why Dave Grohl?為什麼要聽一個只有高中學歷(還輟學)傢伙說教?一個油漬搖滾天團單飛的鼓手到底有什麼好屌的?紅也是靠 Nirvana 啊,他又沒才華,做的歌一樣老套…真的不知道為什麼年輕一代這麼喜歡他!他又不硬蕊、他被很多人笑吉他彈不好鼓也沒特色、很主流、很流行… 等等,你可以聽到很多;但這篇報導可以這樣開頭,但不會是這樣結束。

其實以他職業領域的成功,以及若你曾聽過他演說,還有他老兄與一貫保持的態度,實在是位值得我們好好思考品味他所言之物,甚至 Grohl 本身的地才特質。

Grohl 本身就已經是個神話:17 歲組團巡迴、不到 25 歲就獲得人生中巨大的成功、經歷樂團隕落與重新起飛、兩次身為世界上最大牌樂團的團員、不到四十五歲跟小時候的搖滾偶像同台、活著進入搖滾名人堂…第一次錄製專輯《Nevermind》竟然才第一次用節拍器打鼓之類的。

還不包括他最近幾年與 Foo Fighters 幹的好事。

雖然我們依然深愛著離我們而去、才華洋溢又充滿青春期鬱悶氣息的油漬上帝 Kurt Cobain,但我想樂迷應該能逐漸認識到一個明顯不過的事實:Dave Grohl 根本就是背負著 Grunge 與 Punk Rock 交叉而成的巨大十字、在搖滾旅途上邁步前進的基督(無意冒犯,只是比喻);看清楚點,他是活生生的傳奇啊。

1. 他覺得歌唱比賽節目完全扭曲了人們對音樂人或做音樂這條路的想法

 

「我在想:小孩子們看著像是 American Idol 或 The Voice 那種電視節目,他們可能會想“噢,好吧,這是你變成音樂人的方式:你得站在一所坐了 800 人的會議中心、杵在他們的面前他媽的八個小時,然後你竭盡全力把你內心的激情全都唱出來之後,然後等著他們跟你說「抱歉,你實在不夠好“,你能想像嗎?」

2. 他咆嘯這些節目是如何的打擊演唱者自我真實的聲音

 

「我想人們應該被鼓勵勇敢的做他們自己。那些節目讓我最光火的是,在節目上,人們被他媽的音樂家嚴厲批評,而這些音樂家可能根本就沒有在自己他媽的專輯中彈奏任何樂器。這讓我真的很不爽。」

3. 他總是鼓勵每個人發揮自己的天份與長處

 

「沒有什麼好與不好。那就是屬於你的聲音;你的聲音來自於一台老舊的混音機、從筆電出現、迴盪在街角,甚至是提琴、是唱盤或是吉他…真的都無關緊要。真正重要的是,那是屬於你的聲音。你要重視它、視為珍寶,認同它、尊敬它、培育它、挑戰它、拓展它的可能性、竭盡所能嘶吼著讓它發熱、直到它消逝…因為每個人都是得天獨厚的享有著自己的這一部份,而且沒有人知道這會持續多久。」

4. 當他在 Grammy 的頒獎舞台上,他不忘告訴大家最重要的是靈魂與個性,而非精確

 

「這不是要如何趨近完美…這不是關乎如何的聲音聽起來才是正確的…這也不是電腦上接下來會跑出什麼。這是關忽這裡面(指頭)與這裡面(指心)的是什麼,才讓它能繼續下去。」

5. 他覺得 “喜歡某事就被貼標籤” 這一類說法相當荒謬

 

「我不覺得喜歡某事是需要背負著罪惡感的被批評的。如果你真他媽的喜歡某事,就喜歡下去啊。我們這一個世代背負最大的問題是:龐克搖滾時代的遺毒;人們總會說”你不應該是這樣的,這樣他媽的很不酷”;真的,別覺得喜歡小甜甜 Britney Spears 的 “Toxic” 就不酷這種說法。喜歡 Britney Spears 的 “Toxic” 有什麼好不酷的?為什麼他媽的這樣就不酷?草泥馬!天殺的,我就是這樣好嗎!所以我覺得整個這種喜歡什麼就被貼標籤的事情根本就狗屁不通。」

6. 他認為只要你是個自我鞭策的人,沒有什麼事做不成的

 

「我從沒上過一堂學鼓的課,當然也從沒上過一堂吉他課。我只是慢慢的一點一滴累積出來、慢慢摸熟。我是覺得如果你的熱情所至,而且你能驅策你自己專注與堅持,你真的能完成你生命中所有想做的事情。」

7.  他依然提醒他的觀眾,衝撞是會毀掉表演的氛圍

 

「…那邊大概六位大德在互相衝撞彼此互毆…」
「我知道那種互毆、互相打擊然後讓彼此受傷、很痛然後滿肚子憎恨繼續這樣下去很爽。但兄弟,是那真的在這樣的場合跟區域很不友善。」
「而且,嘿嘿,你知道怎麼著?比起這樣互踢、互打、硬幹、然後發怒…」
「…繼續互踢、互打、硬幹然後發怒然後一團糟…」
「你們可以嘗試看看這樣跳上跳下,像這樣。你們應該可以做到吧?這也會爽的,有用的!而且更友善一些。」
「相信我,你們幾個真的不是真心想要把對方打爆打趴好撿屍。」

8. 當他被問到 Spotify 的爭議時,他倒是希望不該進行 “鎖國” 的方式使樂迷喪失了接觸自己作品的管道

 

「我只要人們聽到我的音樂。我才不管你是為它付 1 毛錢還是 20 鎂。天殺的聽我的音樂就對了。

9. 承上所言,他更關心人們能走到外面來看他的表演

「給觀眾們你的作品,然後出來表演。如果他們喜歡你的音樂?他們就會來看你表演!

10. 他曾在 L.A. 的市議會上提醒大家鼓勵孩童創意的重要性

 

「每個孩子都應該與我一樣,有屬於他們自己的機會;而每個孩子在每件事情上都應該得到相同的機會,就如同我得到的是音樂。當我在想著重新開始這件事情的時候,我回想到了小朋友在學校,如同擦黑板那樣該享有重新開始的權力的;我想我們該做的是確保孩童在發現音樂性向上的機會,因為這為我們的人生能帶來很大的改變,變得更好,而且一直如此。」

11. 他曾提醒我們 “搖滾電台” 的魔力

「很顯然地搖滾樂電台已經長年被公式化的商業操作、熱門曲目這樣的行為在過去十年被荼毒良久。但你記得起第一次在電台上聽到 “Bohemian Rhapsody” 或是 “Roxanne” 更或是 “Smells Like Teen Spirit”!這才是電台該有的使命啊。電台不是要像杯溫牛奶聽一聽很好睡這樣,它反而應該要像是一桶私釀的烈酒啊!」

12. 雖然他老是覺得自己跟主流音樂脫節…

「當我們花了很長的時間搞定我們本來就一直在搞的事情之後,我們總會那麼一次把頭伸出我們的小地洞看看世界發生什麼事,結果有次我們竟然發現 “那些搖滾樂團都哪去了?啥!他們竟然在用電腦做音樂?裁判他們犯規啊!”

13. 不管何時他總是很清楚的表示藥物並非搖滾樂的必需品

「當我遇到一些年輕的音樂人,然後他們把自己搞的一團糟,就只因為他們讀了太多的搖滾樂自傳與奇聞軼事,這真的讓我有點難過。還有其他的門路來面對這樣的一切,你真的不需要用海洛因把你自己搞到精神不振才寫出好歌。」

14. 有次他與 Foo Fighters 在堪薩斯演出時,為場外美國仇視同志與種族的威斯特布路浸信上演專屬戶外表演

影片

「謹此獻給各路的人們!哪怕你是黑是白是紫還是綠我不管…」
「哪怕你是賓夕法尼亞人還是特蘭西瓦尼亞人…」
「是女神卡卡還是還是女郎假假,我們概括接受!」
「男人愛女人或者女人愛男人的…」
「或者男人愛男人,女人愛女人的…」
對~你知道我們都愛看的那種!

15. 他承認 “Foo Fighters” 實在不是個好名字

「說實在的,如果當時我是真的想要認真搞個團,我一定會取一個別的比這個更好的名字的團。現在這個根本就是世界上最他媽鳥的團名。」

16. 有時他們會提醒我們「搖滾永垂不朽」

「我他媽最後說最後一次:搖滾並不需要救贖。它活的很平安健康,真謝謝你的關心喔。」

17. 當然,他對中輟生或被攆出學校的學生有著很大的鼓勵作用

「待在學校!別嗑藥!不然你看看會發生什麼事!」

18. 還有他們真的沒有特別討厭 Coldplay 啦



「在 Walk 的 MV 裡面那是導演的主意啦!我們沒有特別討厭他們,只是我們真的很喜歡拿他們開玩笑。」

「要是他們真的覺得有點受傷…那…歹勢囉O_o>」

 

 

文/李 鑫
資料來源:BuzzFeed
圖片來源:BuzzFeed/ Tumblr/ Rolling Stone/ feelnumb